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六合彩论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香港男子欠赌债勒死情人和儿子 出租房藏尸14年

时间:2017-09-30 11:37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14年时间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小恒(化名)应已是一位翩翩少年。但他没有这么幸运。

  14年前,小恒2岁时,和父母午睡时被人勒死。而直到上月初,一名清洁工打开一个袋子时,已经变成了遗骸的小恒和母亲,才再见天日。很快,二人的嫌犯落网了,正是小恒的父亲。

  “一名的香港人,自己的二奶和儿子,租一间房藏尸14年。”5月初,一名市民向南都记者反映说。

  北,是深圳布吉的一条繁华街道,临近地铁线和深圳东站,附近的餐饮娱乐齐全。交通快捷、生活便利,租金便宜的农民房吸引了很多市民在此居住。北附近某条巷子里有一处8层楼的农民房,房东阿建(化名)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收租,另外再请人打扫楼道。在这栋楼里,阿建有一个稳定的租客简某南,租的两间房按照每3个月一交房租,从2000年至今,已经住有十几年了。

  今年一月份,阿建收到租客简某男的三个月租金。到4月底快要交租时,简某南却没有准时交租。两间房要交约3000元的房租,阿建于是给简某南打电话催租。“过几日就返上来交租,个人帮我把房间打扫下。”阿建按简某南所说,于是安排清洁工前来打扫房间。

  5月3日,清洁工跟随阿建到8楼。阿建用钥匙将简某南所租的两间房门打开后下楼,让清洁工进去打扫。清洁工进801房间,看到里面厚厚的灰尘,几乎没有人居住的样子,隐约还有异味。清洁工在打扫一个没有人睡的床底时,发现一个编织袋,异味似乎从里面露出。经过用手指去捅,几乎快掉的编织袋很快被捅破,一股恶臭味传出。清洁工将袋子打开一个小口,赫然见到里面有塑料包着的骨头,看似是人的遗骸。眼见有人骨头,清洁工吓得不轻,哆嗦着找房东阿建前来。

  阿建听到清洁工所讲,并看到有装人骨的袋子,肯定是发生命案了。阿建也吓得要命,赶紧通知了辖区的。带着巡防员上门来看,发现房间似乎已经长年无人居住,也不似近期发生命案。立即向报告,并吩咐阿建不要声张,将阿建和清洁工带到去问话。

  经过向清洁工和房东阿建讯问,香港人简某南的嫌疑很大,至少租房藏尸已经是铁的事实。一大一小的遗骸是谁?又是谁用什么方式?“藏尸房”的租客简某南(现年53岁),进入深圳后很快被深圳警方抓获。

  14年来,租客一直是简某南。根据简某南的口供以及,警方很快确定他就是凶手,而人则是简某南14年前包的二奶以及亲生儿子小恒。深圳检察机关接到案件材料后,作出批准的决定。“、罕见、没人性”是一些知道该案的和检察官对嫌犯所作所为的感叹。

 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90年代,当时布吉已经有“小香港”的别称。因地理靠近罗湖口岸,房价租金低廉,选择在布吉居住的香港人数以万计,两地的香港人数十万计。当时,不到40岁的香港人简某南也住在布吉,不久认识了一名20岁出头的女朋友小易(化名)。简某南在香港已经有妻子,并有一子一女两个孩子。两人同居了几年后,到1998年,小易和简某南生育了一个男孩小恒。

  两人在北附近的一处农民房5楼租住。在香港上班的简某南,时常回深圳跟小易和儿子一起住。在深圳的每个月,简某南要给小易出几百元房租,以及2000元左右的生活费。以当时物价水平,这笔钱足够满足小易和小孩的开支。

  不过,当时在香港工作的简某南嗜好赌博,无论买马、六合彩以及各种赌博都想博一把。没钱赌博,借贵利也要赌,逐渐钱滚钱、利滚利,让简某南欠下数十万的债务,眼见自己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还利息钱,而且还要到深圳出钱给小易和儿子抚养费。

  面临巨债压力下,简某南不知道如何摆脱。在2000年的5中旬一天,简某南在深圳和小易、儿子在一起。三人吃过中饭后,小易带着儿子午睡。不知道此时的简某南心里怎么想,他在床上先后将小易和儿子勒死,然后用塑料布将两人遗体包裹起来放进编织袋内。

  其后不久,房东与简某南商量要收回房子。简某南于是寻找住在顶层的房屋,不久就看中了阿建的房子,于是以每间三四百元的价格租下两间房子。在请工人搬家时,担心被人察觉编织袋有异样,简某南以一个大电器纸箱塞包起编织袋密封好。让工人把“电器”搬到新住所的801室放着。该房间一直没有住人,简某南自己则住在隔壁房间。室案发后,有知情者怀疑,简某南可能是想让房东阿建打扫自己居住的那间,而阿建理解成把两间房都打扫下,从而引发出“藏尸房”。

  一个编织袋内放着有塑料布包着的两具尸体,怎么14年没有人发现?南都记者上月底进入简某南所租住的某栋楼,一共8层楼高的房子,简某南住在楼顶。从附近楼房看上去,801室窗户封闭,从楼梯进去则大门处贴有警方的封条。整个楼道里除了邻居就没有其他人,因上不了天台,也没有人上到8楼来。所租的楼有两层门,一道铁闸门和一道防盗门。此时,从门口闻不到房间内是否有异味。

  “交租住房,只要交租了,房东是不会打电话来过问生活的。”住在楼里的一名女子说,在5月初见到在楼道里上上下下,听说是发生有命案,房东被吓得不轻,叫各位租客要注意。

  简某南藏尸14年不被人发觉,除了是的包装以及高层房间的封闭外,他是按时交租的老租客,房东也较少去打扰。更谈不上会怀疑简某南租下两间房,其中一间是用来藏尸的。记者事后得知,上个世纪在深圳做香港人二奶的小易,跟家人没有联系,以至于被杀14年都没有家人知道。

  “他很胆小的,请记者帮忙看看是不是他。”简某南的母亲对南都记者说,她所不了解的是,在深圳这个案件已经被检察院批准。5月底,记者经过香港市民带,到达简某南的家中。

  当地是香港上水松柏朗的一片村民居屋,有些年头的屋内比较小。铁栅门内就是一处沙发,正面为一处神台,简某南的弟弟和简母在家中。在冰箱上贴有小孩的照片,简母说,那是简某南的儿子,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。

  “收到了信,说他在深圳了。”简母从柜子里找出两张纸来,一张是深圳市的通报信,指出简某南在深圳涉嫌,关在所。另一封是香港警方的通知信,列有家属寻求帮助的联系方式。

  简母拿出简某南年轻时的照片,显示显得清秀的他在简母眼里是“胆小的人”。简母说简某南不敢跟人打架,更不会,平时不敢同人吵架。不过,说起最近一次联系,简母说那是在十年前的2004年,之后再也没有简某南的信息,直到上个月收到来信才得知简某南关在深圳。

  在上个世纪90年代,简某南跟妻子在香港生育有一子一女,其后两人关系不好。约在十年前,其妻携带子女离家出走,联系不上妻子和两个子女的简某南就在香港离婚(香港一种离婚处理方式)。其后,简某南就再也没有回过家,也没有跟母亲和弟弟联系过。

  家人所碰到跟简某南有关的事情,就是有“财务公司”的人上门讨债。“我都给了二十几三十万。”简母说起大儿子,知道他爱赌博。十年不见简某南回家,后续就没有人再上门讨他的赌债了。

  “他之前是做仓务员的,也不知道他这十年在做什么。”简母说。对于简某南被控,简母表示不敢相信,反复请记者帮忙弄清楚。

  男子打猎时误击七旬老人 拖至山洞掩埋藏尸2014.03.25

相关推荐